2017.11.23杂谈–命运是没有[如果]的

我和很多人打麻雀的时候,

发现有些人喜欢在和了或流局后去翻看没有开启的牌山,或者想看别人的手牌。

我不太喜欢这种行为,甚至还有过在朋友终局后偷看我手牌而生气。

 

今天看《银与金》漫画,发现银二的想法我和一样。

在最后一巡,银二摸牌的时候,银二可以选择吃牌不摸,这样最后一张牌由藏前摸牌后打出。藏前害怕放铳输掉15000亿元,选择求银二不吃,付给银二5000亿元。

流局后,藏前想确认一下银二最后摸的那张牌是什么。但被银二拒绝。

银二对藏前说:总裁,已经结束了。命运是没有如果的。在选择了道路后,还想窥视要是选了另一条路会怎样,这种行为是对命运的亵渎。这种权力,任何人都没有。



关于樊轶群

一个善良的理想主义者。
此条目发表在樊轶群杂谈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