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.08.17杂谈–我那被“被插队、被遗忘”充满的生活

不知道你有没有点菜点完后菜一直没上来,然后找店家问才知道是被忘记了的经历。
也许很多人一辈子也碰不上,但对于我来说太正常了。

我是樊轶群,一个长相普通又老实的人。

我从小就被一种神奇的力量所区别对待着。

我一个人去不取号的店里吃饭,有高于30%的概率会被遗忘。

就在最近一礼拜,我去了一家面馆点了一碗猪肝面。等了30分钟,玩了30分钟手机。我百分百确定了是把我忘记了。然后找到前台,果然是忘记了,然后马上给我炒。
经常我点了一杯奶茶,那几个店员帮别人的都做好了,也没帮我做的意思,等了十几分钟我只好提醒,他们才想起来我,还非常臭不要脸地问我刚才点的是什么奶茶。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脸好意思来问我。(现在奶茶店普遍有了取号系统,发生这种事的概率已经不太有了)
最恶心的一次经历是点了有鸡翅的饭,等了30分钟,我实在等不住了,我只好问前台,前台告诉我把我忘了。我好声好气的说,那现在可以帮我做吗?那个前台通知了厨房帮我做。结果厨房三下五除二做好。吃的时候,里面的鸡翅都是生的。吃得我一个人默默掉眼泪,因为我特别善良,我不愿意去投诉去抱怨,这样让别人不开心。

有时候我和朋友一起去吃饭,朋友也会被我害得吃不上饭。点的餐也会被遗忘,这个时候朋友总会觉得这种事情很少见,所以出头抱怨投诉。我总劝他们,应该是我害的,让他们消消气。
对于和我一起吃饭遭遇不幸的朋友,我总是很愧疚。但他们总安慰我是店家的问题,整件事完全不是我的责任。

大概是因为我长得老实,看上去好欺负。
“插队”这个中国特色的行为总是在我身边发生着,整天会被各种插队。
小时候大概2004年左右那段时间要淘宝,零花钱又不多,经常网购就要去银行把钱存进银行卡机器再上网买。
银行的体验非常差,一堆爷爷奶奶搞什么B股美股要换美元什么的一堆。十次去银行,会被插队八九次。当时社会对于老人还是处于尊老的意识形态,我也还小不敢吱声。后来长大了,零花钱多了,也就不用经常跑银行了。银行也推出了取号设备,这样也就不怕插队的老爷爷老奶奶们了。

在食堂排队被人插队,买个包子被插队,超市结账被插队……这是在我一生中习以为常的画面。
最夸张一次出门被插了4次队。我先去肯德基买饭,被插队。然后去办理出入境证件,被插队,还和那个插我队的男人差点打了起来。然后坐地铁买地铁票,被插队。排队买星巴克,又被插队。

现在肯德基麦当劳已经都手机自助点餐了,就不用怕被插队了。
银行也取号了,还有了自动存款的机器,也不用怕被插队了。
买地铁票会被插队,所以我办了可以充值的电子钱包,也解决了。
星巴克很多都会有排队的伸缩栏杆座,去星巴克的人好像素质也不是那么低,问题不大。
出入境办证件会被插队,那我不出国便是了。

我高中的时候在我台湾的数学老师的个人网站上知道了一个叫“墨菲定律”的东西。说的是一个东西有可能变坏,往往就会变坏。这个玩意儿一直对着我发功,一直就没停下来的意思。

买T恤,黑白颜色发错了。买鞋子买到过两只脚尺码竟然都不一样的。
买一堆零食,给我少了几种。买康师傅方便面,里面料会少一包。
上网买魔方的计时器,结果收到破裂的。魔方当然也买到过不少质量问题的。

就连营运非常出色的肯德基,桶里面也能少给我一份薯条。
于是我就在肯德基官方微博随便评论了一句,没想到官方微博竟然私信我,让我告诉他联系方式和哪家店。
过了一会儿店长打电话给我,向我道歉,说希望把薯条补给我,可以让骑手给我送去。
我不喜欢麻烦别人,就说算了。店长让我下次再去店里告诉他们店员,可以补给我,我说好的。
其实,我再去那家店也没好意思去要一份本该属于我的薯条。
薯条早就不重要了,那份真诚的道歉远比一百份、一万份薯条更重要。

可能由于智商高,所以我这些年来就没有“生气”过,碰到这些问题也就只有“失望”。
我家附近有一家麻辣烫店,每次点了都会少给我点什么。
我第一次点,少给了我油条。第二次点,少给了我蛋饺。
今天我点餐的时候备注了,之前少给了我东西,希望他们可以仔细一点。
终于我收到了我的麻辣烫。

我知道我继续去饭店吃饭依然还会被遗忘,需要去提醒。
我知道我买的东西依然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我知道我还是会被低素质的中国人们插队。
但这个世界总是会越来越好的。

尽管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失望,但我依然倔强地说“我爱这个世界。”

世界以痛吻我,我愿报之以歌。



关于樊轶群

一个善良的理想主义者。
此条目发表在樊轶群杂谈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