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.06.30杂谈-吹哨人樊轶群的记录

今天是六月的最后一天,就在去年的最后一天我发现了SARS2代病毒的传播。

我在获得消息的第一时间通知了武汉的朋友,一眨眼半年过去了。

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次的疫情会那么严重,会比非典严重百倍。

 

我人微言轻,吹哨后没有多大影响。

但同为吹哨人,李文亮医生不但被武汉警方训诫,还成为了烈士。

正是因为李文亮医生,我们吹哨人的精神也被全国人民认可。

 

最后贴上我的手机截图:



关于樊轶群

一个善良的理想主义者。
此条目发表在樊轶群杂谈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